太古文学>修真仙侠>热潮与冰川[校园1V2] > 不想看见他
    傅九溪不知道她是怎么逃出来的,苏时明放开她的时候,她发狠似得朝他受伤的腿部踢了一脚,然后趁他不注意跑到玄关颤抖地打开门,电梯也不坐了,急冲冲地跑下楼,好在楼层不高,傅九溪加快脚步没一会儿就到楼下。

    一边走向一旁不会被人轻易发现的角落上一边Si劲在自己脸上不要命地搓,试图搓掉苏时明用他握着yjIng的手在掐着自己脸上的痕迹搓掉,那JiNg致的脸蛋很快就泛起了红肿。

    苏时明腿不方便,应该没这么快跟上来,又或许不会跟上,一想到苏时明用那种眼神看她,傅九溪红了眼眶,浑身不适,J皮疙瘩全起。

    傅九溪忍着泪花没哭出来,神情呆滞,没让自己太狼狈,现在好了,住的地方回不去了,星期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和妈妈交代,还要面对那如同狼狗一般的父子。

    夜风微凉,nV孩无助地在花坛边上的路灯下站着,眼神中透着一丝疲惫,如同经历了漫长的风雨般的磨砺,衣着也有些不整,很是狼狈,背上还背着没来得及卸下的书包,头发凌乱凄美,校服上的三颗纽扣被nV孩歪扭扭地扣上了,小脚底下还穿着拖鞋,细碎的路边灯落在nV孩那凌乱发丝上,像神明特意为她渡的一层洁白的光晕。

    “傅九溪?”身后传来一道低沉又附带着惊喜意外的声音。

    傅九溪听到有人叫她,下意识回头,漆黑的夜里,唤她的男人和夜sE融为一T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见她回头,男人惊喜的表情藏不住了,“还真是你,傅九溪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下来了?我还以为见不到你了。”男人正是贺熠,他就立在小区里头花园外长亭的罗马柱旁,右手食指和无名指中间的指节夹着烟,猩红的火星在黑夜里发红光,见正是他心心念念的nV孩,立马把烟熄灭了,毫不犹豫地朝nV孩奔来。

    他刚来不久,烟x1一半,就看见一道身影冲下来,特别像傅九溪,他抱着疑惑走上前,试探地喊了声,结果真是她,也没想她这个时间点还会下来。

    傅九溪在原地没动,沉默着,微颤的双手揭露了她的不平静,而向她奔来的少年如同被聚光灯聚齐,如同夺目刺眼的yAn光冲破迷雾来找她,所有的动作在傅九溪眼里就像放慢动作一样。

    傅九溪不知道她是怎么逃出来的,苏时明放开她的时候,她发狠似得朝他受伤的腿部踢了一脚,然后趁他不注意跑到玄关颤抖地打开门,电梯也不坐了,急冲冲地跑下楼,好在楼层不高,傅九溪加快脚步没一会儿就到楼下。

    一边走向一旁不会被人轻易发现的角落上一边Si劲在自己脸上不要命地搓,试图搓掉苏时明用他握着yjIng的手在掐着自己脸上的痕迹搓掉,那JiNg致的脸蛋很快就泛起了红肿。

    苏时明腿不方便,应该没这么快跟上来,又或许不会跟上,一想到苏时明用那种眼神看她,傅九溪红了眼眶,浑身不适,J皮疙瘩全起。

    傅九溪忍着泪花没哭出来,神情呆滞,没让自己太狼狈,现在好了,住的地方回不去了,星期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和妈妈交代,还要面对那如同狼狗一般的父子。

    夜风微凉,nV孩无助地在花坛边上的路灯下站着,眼神中透着一丝疲惫,如同经历了漫长的风雨般的磨砺,衣着也有些不整,很是狼狈,背上还背着没来得及卸下的书包,头发凌乱凄美,校服上的三颗纽扣被nV孩歪扭扭地扣上了,小脚底下还穿着拖鞋,细碎的路边灯落在nV孩那凌乱发丝上,像神明特意为她渡的一层洁白的光晕。

    “傅九溪?”身后传来一道低沉又附带着惊喜意外的声音。